大发5分快3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来源:朔州作家编辑:2019-10-23 查看数0

当我看到W君发来的微信时,我已经在返程途中了。

只八个字“只要你过得比我好”。这是他的语言风格和表述方式,能一个字说清楚的事情,肯定不让第二个字出现。我听别人说话的习惯是只抓字眼,忽略内容和形式。这一点,我们的习惯基本相同。

我笑笑,不做答,无需答,退出了微信。他说说,我听听,两相安!

闭上眼继续听《庄子》“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同一”。此刻听到万物与我同一,当是最恰当的。

W君是我能说在一起的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我们的认识缘于一场场省内外的文学培训和诗歌活动。W君对诗歌的热爱、对写作的痴迷不亚于林逋之于梅于鹤的钟情。每每他举办与文学创作、诗歌采风的活动,我是每邀必至的,我打小就是个粗线条的人,不懂客套也从不客套,做事说话率性而为,不好也不会弯弯绕,他不计较这些,我懒得去想其他。是诗歌让我们彼此没有陌生感,没有隔阂感,一见如故。我们是被称做诗人的人,是活在生活之外的一群“疯子”里的一分子。我们在用自己的方式寻找生活的高度,人世的宽度,生命的厚度。

我们偶尔在微信里聊天,几乎没有通过电话。话题变化不多,无非是人生、人性,无非是创作感受,遇到的瓶颈,偶尔也说到朋友之间有意无意的伤害与裂痕,但更多的是彼此之间的宽容和理解。其实细想想,我们的交流更像是一家人唠嗑儿,拉家常。

仅此而已。

我不想给一些人提供茶余饭后的谈资,W君亦然。我们都喜欢君子之交淡如水这种感觉。

或许,这仅是一厢情愿的事,不思不议。

有时候我们活在诗里,活在纸上王国,我们放大幻想又从幻想中找寻自我。大部分时间还是活在现实生活中,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诗歌是无力的,是无用的,甚至是多余的。好多时候我们就是被一把钝刀虎视眈眈地盯着的那条躺在砧板上的鱼。尖锐,锋利,疼痛,恐惧甚而至于麻木,世间所有的酸甜苦辣都蜂拥而来。

但诗歌在。我们就是幸运的。诗歌于我们,是长了翅膀飞翔的精灵,是我们此生最诚实的朋友,是知己,是摆渡者。

也许,好多人会发笑,觉得我言过其实了。诗人无非就是一群把房子建造在乌托邦上的人,把牵牛花的梦嫁接到树上的幻想者,让冰在火里燃烧,让水在花朵里盛开的人。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让美活在美中,不好吗?

怕就怕那种酸葡萄心理。说到怕,就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小时候,我最怕父母晚上出去做农活儿。他们走后我根本不敢关灯,不仅把门关严实还要用凳子顶住。眼睛看着窗帘的轻微起伏又盯着来回摆动的灯绳绳。那时候生活在农村,窗户都是木格子做的,用麻纸糊着,上边贴着各式各样的窗花,破个小洞是常有的事,风就会毫不费力地吹向屋子里,而灯绳绳就是一根洋线,它自然会被吹的来回动弹,明明知道这些,可还是怕。那根灯绳晃一下,感觉恐惧就多一点,这时候想象力最丰富,什么魑魅魍魉都有,仰尘里掉下小块儿泥巴的声音会让我全身紧张地像触电般战栗,然后不敢呼吸不敢眨眼,更不敢用手去阻止灯绳绳的摆动,怕手一触动灯绳,突然没电咋办?往往是在灯绳晃动无数次后带着无限的恐惧入睡。那时甚至担心睡着以后会不会醒来?我的魂会不会被那些妖魔鬼怪借走?天亮后,也不忘好好看灯绳,甚至用手用书去扇它,看它前后左右摆动,但害怕的感觉不会生出来。慢慢才知道自己的恐惧来自于对黑暗的无限度的放大,还有被放大了的乡野鬼怪的故事。

以至于,这个晚上一个人呆在家里,绝对不关灯睡觉的习惯一直持续到23岁才结束。

现在的我不能说百炼成钢,但感觉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对待事情多了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胆量和坦然,但是最近没来由地凭空生出另一种恐惧来,当一个人对生活,对所做的事情,所说的话没有丝毫敬畏感的时候,那是不是比黑更可怕?

尤其此刻,我有了更深的敬畏感,恰恰是因这句“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的,也是一个人对一群人说的,更是对世间所有美好的人和事而言的。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是我们每一个人情感的根,是身在江湖寻觅良久的真情,是这个世界赐予我们最美好的期待。

可是,这样美好的情感,这样美好的字眼,有时候会成为伤害人的利器,祝福者被祝福的人都会被自己的坦诚所伤。当美成为利器,伤人真的是无形啊。人性的复杂就是利用你的坦荡,善良和单纯“惹是生非”。或许是他们的人生到了山穷水尽之时了,所以把无事生非当成乐事而透支自己的时间甚至生命,也或许只是用来消遣别人的一种方式而不自知吧?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一经耳根就会欢喜的话,一放心里就会温暖万分的话,怎么舍得拿来亵渎呢?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过得比我好,什么事都难不倒 ,一直到老。”你听,这里边的真诚都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还有比这更可贵的情谊吗?“不知道你现在好不好,是不是也一样没烦恼,像个孩子似的神情忘不掉,你的笑对我一生很重要。”一时间思念蔓延。想念起远远近近的朋友来,想念起那些小别扭,小矛盾,小心思。以前觉得这些小举动对自己而言是一种折磨,如今品来,才知道自己多富有,多幸运,有这么多朋友想着念着牵挂着。

绿皮火车继续哼哧哼哧朝着家乡的方向前行,车窗外阳光明媚,那些树有着饱满的绿,蓬勃的绿。树叶绿的那么滋润,那么精神,那么无牵无挂。是啊,保持天然本性的事物最美。

禅宗的一偈:“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正对应了我这几年的心境。王阳明也说过“此心光明,亦复何言”。有些事有的话经历了听过了就好,过去了就了了,不妨不管不问不计较。

许多事情需要慢慢淡忘,就像幼年时对暗夜的恐惧随着时间推移,早已成为笑谈一样。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还要什么了了分明?

已经是下午六点,就快到家了。

下车,眼前清风拂面,夕光正好,等爱人来接我。清代书画家,扬州八怪之首金农的“忽有斯人可想”的话突现在脑海里。金农的斯人是诗,是画,是梅,是竹,是故人。像此时,我也有斯人可想,可待,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到家前,我想把“只要你过得比我好”的这份温暖和宽阔,绽放在精神深处的明亮和纯真送给所有人:

愿你们前路无坎坷,愿你们都有斯人可想可待可等。

幸福如斯,美好如斯!

(作者:温秀丽)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